和讯财经网

35岁职场歧视未解 延迟退休又来 年轻人就业会更难?

和讯财经网 https://www.hexun6.cn 2021-03-17 10:0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明确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具体原则,延迟退休已日渐临近。“小步调整”可能意味着改革初期,临近退休的人群,只会延迟一个月或几个月2020年4月20日,山东省济南市,企业离退休(职)及遗属人员和

“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明确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具体原则,延迟退休已日渐临近。“小步调整”可能意味着改革初期,临近退休的人群,只会延迟一个月或几个月

35岁职场歧视未解 延迟退休又来 年轻人就业会更难?

2020年4月20日,山东省济南市,企业离退休(职)及遗属人员和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养老金发放时间提前

文 | 《财经》(博客,微博)记者 姚佳莹

编辑 | 朱弢

延迟退休即将正式落地。

3月12日,延迟退休实施原则公布。“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规划纲要”)明确:综合考虑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受教育年限增加、劳动力结构变化等因素,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此前在2月26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副部长游钧亦在会上透露,人社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延迟退休具体的改革方案。

目前,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是男职工6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女工人50周岁。不断加深的老龄化是延迟退休的一大背景原因。根据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确定的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处于老龄化社会。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全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5388万人,占总人口18.1%。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7603万人,占总人口的12.6%。

其实,“十三五”规划便已提及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彼时的表述是“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但由于种种原因,“十三五”并没有付诸实施。如今,规划纲要再次明确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具体原则,延迟退休已日渐临近。

延迟退休将如何实施?在划定退休年龄时会参考哪些因素?不同工种是否应确定不同退休年龄?围绕上述问题,《财经》记者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退休年龄有一个从低到高的过程

《财经》:延迟退休已成定局。在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退休年龄是如何设置的?会参考哪些因素?

郑秉文:我们可以先考察一下法定退休年龄的发展历史。在社会保障制度出现之前,退休是个人决策和企业决策的结果,由供需双方协商决定,国家层面并没有制定全国统一的法定退休年龄。当时有的企业会建立雇主计划,以多缴多得为原则,工人为了多挣钱,多得养老金和福利待遇,甚至工作到丧失劳动力才退出劳动力市场。简单说,在社会保险制度诞生之前,全世界没有国家规定法定退休年龄。何时退休是私人部门的事务,不属于国家决策范围。

而当社会保险制度诞生,法定退休年龄的设置也随之纳入考量。因为当政府提供一套强制性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要享受相应待遇就得有相应资格,其中,退休年龄便是一个重要资格,即必须制定统一的退休年龄,然后才能提供统一的福利制度。

直到19世纪,德国宰相俾斯麦成为社保制度的首创者。建立制度时,俾斯麦74岁,德国绝大部分工人都是70多岁才退休,根据当时普遍的实际退休年龄,德国制定了法定退休年龄,即70岁,所以最开始的法定退休年龄是70岁。其他国家在建立社会保险制度后也纷纷效法,因为同处欧洲,工人普遍退休年龄相差不大,所以大多数欧洲发达国家当时的法定退休年龄均为70岁。

但法定退休年龄确定后,工人和政府的博弈也随之展开。降低退休年龄便是当时工人斗争的一个目标权益。那个时候,欧洲国家工人运动占了上风,在后来的100多年的时间里,退休年龄一直下滑,从70岁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降到了60岁。直到英国撒切尔上台,美国里根政府执政,这两位保守主义执政者给福利制度瘦身,加上婴儿潮一代的人口即将退休,养老金承压,上世纪90年代,法定退休年龄才有了第一次提高。也就是说,法定退休年龄的设定没有固定的公式,其实就是历史传统的演变结果。

《财经》:提高法定退休年龄阻力不小,当时并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能提升?

郑秉文:是的,从70岁降到60岁容易,但从60岁提高到65岁阻力就很大了。当时,有十几个国家长期不能提高退休年龄,只要一提高,不少企业员工便组织游行示威,最后基本都不了了之。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是另一个转折点,再加上2010年欧洲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很多国家不堪重负,以希腊为典型的十几个长期以来无法提高退休年龄的国家,才逐步提高退休年龄。

小步调整如何理解

《财经》:本次延迟退休的实施原则中提到“小步调整”,怎么理解?

郑秉文:“十四五”、“十五五”后,中国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会越来越明显。然而,中国退休年龄是一条平滑的横线,自1953年《劳动保险条例》出台至今,没有太大变动。所谓的“小步调整”,是指一年延迟几个月,几年加在一起才延长一岁。比如说男职工从60岁提高到65岁,不可能径直宣布:20XX年,男职工的退休年龄为65岁,没有国家会进行这种休克式的改革。

“小步调整”可以有三个方案,一种是一年延迟3个月,第二种是一年延长4个月,还有一种非常温和的选择:一年只延长2个月。这三个选择里边,我个人倾向于一年延迟3个月,既能在一定时间段达到提高退休年龄的目的,同时改革阻力也不会太大。这种渐进改革,对个人的退休安排、家庭生活和隔代抚养影响不大,感觉不明显。对五六十岁的人来说,延迟退休的感觉被稀释了。而对三四十岁的人来说,距离他退休还有较长时间,对其心里预期影响也不大。

《财经》:延迟退休年龄,不同行业的从业者会有不同的感知。知识技术型行业的从业者延迟退休,更能有效发挥其智识和经验,但对于高危、高风险、高污染行业的劳动者,延迟退休则可能对其健康造成更大损害。你此前提到,实施同一法定退休年龄标准利大于弊。倘若不同行业设置不同退休年龄标准,有可能吗?

郑秉文:其实退休制度如何制定,我们可以参照发达国家的做法,他们并没有根据不同行业设置不同退休年龄。此外,现在体力劳动和高危作业,各行各业都在大幅度下降,我们的机械化、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法定退休年龄应该是统一的,但退休年龄的差异可以体现在行业里,也就是说,高危行业内部应该制定共同协议,规定该行业的退休年龄。

《财经》:什么样的共同协议?

郑秉文:这需要在退休制度中引入弹性机制,对高危行业进行单独梳理。所谓弹性的退休机制,即在法定退休年龄的前后,各设定一个提前或者延后的退休年龄,形成一个区间。若选择提前档次,则员工将拿到的退休金少,选择延后的档次,则可多拿退休金。员工可以根据家庭情况进行选择,如果家庭经济紧张,又没有隔代抚养的义务,就可以晚于法定退休年龄,多拿养老金。弹性机制的引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高危行业的退休年龄问题。

《财经》:尽管在国外,为体现男女平等而实行男女同龄退休,但有学者调查研究显示,中国在城镇职工同龄退休意愿方面,无论男性或是女性,超过半数均反对男女同龄退休。其中,女性反对者约66%,是男性反对人数的1.2倍。主要原因是中国“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模式一时难以改变,女性需要承担赡养老人、甚至抚养二孩的压力。实质平等重于形式平等,男性女性是否确有必要同龄退休?

郑秉文:男女同龄退休是一个大趋势。我相信现在西方国家倡导男女同龄退休,未来中国也会是同一种观念。此外,延迟退休是小步推进的,未来对女性的影响也不会很大。

从社会服务的角度来说,女性持家、甚至抚养二孩的压力,随着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和水平的提高,未来托育的普及率会越来越高,这些问题都会逐步得到解决。

从教育程度来说,目前高等教育已经实现普惠性教育,在未来半个世纪,受高等教育的人占比将越来越高,女性的观念也会逐步改变。

再从人力资本的投入来看,如果退休年龄设置得比较低,人力投入成本估计很难收回来。从怀孕到三岁以前的学龄教育、3岁到6岁的学前教育、9年义务教育,社会和家庭投入的成本是巨大的。到高等教育阶段,大学4年,研究生两到三年,博士两到三年,若还有更高的学历要求,可能还会读博士后,也就是说,一个劳动力至少29岁才能进入劳动力市场,推迟了7-8年,而人力资本的投入可能已经提高了几十倍。

男女同龄是一个世界趋势,其他国家能够实施,中国也不特殊,中国人更勤劳勇敢。我们现在男女退休的平均年龄才53岁左右,跟美国平均年龄65岁相比,提前了10多年。

长期来看,延迟退休不会影响就业率

《财经》:目前在互联网、金融等行业中,35岁是个坎。很多互联网企业基本不接受35岁人群的简历,不少从业人士甚至在35岁之前就感受到压力。35岁是很多人职业晋升的瓶颈期,一方面是延迟退出劳动力市场的时间,一方面不少人还面临着职场的年龄“歧视”,你怎么看?

郑秉文:你所提及的情况主要集中在金融、互联网科技企业等,但“35岁是个坎”的现象会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程逐步变化。以航空服务行业为例,我们国家的空乘服务人员都很年轻,但是在老龄化比较严重的国家,空乘服务人员都是“空嫂”,甚至“空妈”。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就业的年龄门槛会逐渐放宽。之所以“35岁是个坎”,主要原因还是中国老龄化程度相较其他国家没那么严重,35岁之前的劳动力规模还能满足需方,如果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这个年龄肯定会往后推迟。

《财经》:还有部分人对就业问题提出了担忧,主要是延迟退休会对青年就业存在一定程度的挤出。如何平衡?

郑秉文:短期内,延迟退休对就业市场的影响是存在的。在改革初期,这个矛盾会比较明显,确实会拉高青年失业率,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正视。但中长期看,这个矛盾会逐渐被时间稀释掉。在理论上,目前还没有英文文献进行相关研究,但我们可以通过对比不同国家得出结论。最极端的两个典型,美国的法定退休年龄目前是65岁,2027年将提高到67岁,实际退休年龄还会更高,但美国的失业率维持在5%左右。在美国,个人不提出退休,即使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雇主也不能强令退休。再看男性60岁,女性58岁退休的希腊,失业率是美国的两倍。这些例子都驳斥了延迟退休会提高青年失业率的说法,就业率从根本上是与社会整体的经济水平相联系的。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